阿逖aTi

涂鸦。仏英。aph语c。英国人痴汉。

无题

突如其来的神经质淹没了我。总之先码出来,改不改删不删等我游上岸了再说。
  他在等待着他的判决。
  是无罪,是流放,还是处以死刑。
  他躺在满是杂草的狱房中。透过杂草,皮肤隐隐都能感受到地砖的凉气。
-----
他无事可做,感觉空闲无聊,却又无比的焦躁。他躺在这儿已经一个晚上了。
  一个晚上有多长?
  长到他能把自己所有可能的结局都想一遍。
  他想着法官宣布自己无罪的那一刻,家人用温暖的双臂紧紧环抱住他,欢声笑语伴随着他的眼泪滴落在杂草中。
  他想着自己会被流放去哪里,去做苦工还是去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自生自灭,或许他还能碰到自己曾经流放过的罪人们,接受他们的怒火,痛苦致死。
  他想着自己的死亡与消逝。他想在死前再看一眼天空,好将自己的灵魂送入天堂。运气好的话上帝不会把他踢出来,反而会留下他当一个小小的帮手,这样好叫他消磨时间忘记那些痛苦的事情。
  天亮了,他翻了个身避开直撒进双眼的阳光,望着角落蜘蛛一遍遍地织网。
  他接着想,一个人静悄悄地想着。
  没有人去理他,门外一个守卫也没有,仔细一看门也是虚掩着的,更没有其它犯人的声音。
  他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目不转睛地,看着那个蜘蛛网。

评论

热度(2)